当前位置: 首页 > >

作文素材之时事热点:花季少女,惨死父亲刀下

发布时间:

作文素材之时事热点:

花季少女,惨死父亲刀下

正文:

马上评|16 岁女孩被父亲杀害,最可怕的是

澎湃新闻

“弱而无助”

06-2517:07

16 岁女孩杨瑞立,不幸死在了亲生父亲的刀下。

杨瑞立,是一名品学兼优的山东女孩,从出生开始,她就处在原生家庭争吵与家 暴的漩涡中。重男轻女的父亲,对她动辄大打出手,“不去走亲戚、看手机不刷 碗、不去洗澡,都可能打她”。被父亲打怕了的杨瑞立,曾对母亲说:“我怕回家, 不回家又不行”。

百般无奈之下,杨瑞立曾给学校和相关部门写过一封《求助信》,信中称:“因 为我父亲重男轻女和家暴的影响,已严重危害到了我的人身安全和学*生活,造 成我的严重不适。”但,《求助信》并未求来杨瑞立亟需的帮助,最终,她还是 迎来父亲挥向自己的屠刀。

常言道,虎毒不食子,父亲居然连自己女儿都能杀害,制造出一幕灭绝人伦的人 间悲剧,令人震惊。但比起父亲的狠毒更令人震惊的,是悲剧的自始至终,女孩 杨瑞立几乎处在孤立无援的状态。她不是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危险,她没有甘于被 命运摆布,而是奋起抗争,向外界发出呼救,但是,这样的呼救,却没能唤醒人 心的麻木和冷漠。

杨瑞立是个柔弱的女孩,对于这样的未成年弱者,我们的社会并不是没有保护的 机构。从社区,到学校,从警方,到未成年人保护机构,从法律上,他们都有保 护杨瑞立的责任,然而他们似乎缺乏对于未成年人保护的敏感,更缺乏一种“责 任大于天”的意识。

从新闻报道可看到,这些机构也并不都是无所作为。发现杨瑞立“头发也不洗, 目光很呆滞”,班主任曾对她进行过开导,其他老师也关心过她。杨瑞立父亲到 学校里来闹事,值钱老师也会重点盯守。街道办也曾派出调解员和律师到杨瑞立

家调解。父亲施暴,杨瑞立报警,当地警方也及时出警,但警察调解过后,未采 取进一步措施……
显然,这些作为,几乎都以和稀泥的方式在进行。这样的处理未能给其父亲以教 训,让他有所收敛,反而加深了其对女儿“叛逆”印象,心中的恨意一天天滋长。 而当各方都退场后,没有得到救助的杨瑞立,再次陷入在绝望。这样情形之下, 父亲和女儿的悲剧,也就不可避免。
表面上,杨瑞立得到了外界关心,但实际上,她的命运,没有人真正关心。我们 的社会,并不是没有为杨瑞立提供有效救助的能力,从学校、社区到未成年人保 护机构,可以给杨瑞立更严密的保护,更主动的帮助,警方也可以依法严惩其父 亲,逼其改过自新。然而,杨瑞立就一直未能得到她渴望的帮助,没人帮她打破 家庭的牢笼,她无可挽回地走向父亲的屠刀。
一个毫无自救能力的弱者,遭遇人生的险境,掉入命运的漩涡,是可怕的一幕。 但比之更可怕的,是“弱而无助”,当她在绝境中疾声呼救和剧烈挣扎时,却没有 人拉她一把,听任她被命运的暗流卷走。这就是杨瑞立悲剧的全部暗示,这是“杨 瑞立们”的危机,也是我们整个社会的需直面的严重问题。
16 岁女孩被亲生父亲杀害!还有三天中考, 父亲问她服不服?
保定网警巡查执法 06-2608:55
6 月 7 日,16 岁女孩杨瑞立还有 3 天就将参加中考,却在家中遇害,杀人嫌犯 是她 41 岁的父亲杨爱静。
致命的回家
端午节当天,山东滨州,在姥姥家吃过早饭,杨瑞立带着弟弟小涛回到家中。这 是 4 月 26 日杨瑞立和父亲发生争吵后,第一次回家。
过去的一个多月里,她和母亲李美芝以及弟弟,都躲在姥姥家生活。
前几天,李美芝得知丈夫杨爱静去外地打工在家,李美芝就让女儿回家帮儿子把 课本拿回来,而这次“致命的回家”,让杨瑞立丧了命。

事后,儿子小涛向母亲回忆了当时发生的一切:
刚到家时,因为门锁着,小涛给父亲打电话询问了钥匙的位置,进门之后姐弟俩 看到桌上有吃的,就看起了电视,并没有着急找书本。
不一会儿,杨爱静赶回家中,杨瑞立急忙去房间帮弟弟找书。
杨爱静对女儿说:“你把你妈给我叫回来。”
杨瑞立:“你们大人的事我管不了,你叫我妈回来,还是打她。”
之后杨爱静情绪更加激动,指责因为女儿杨瑞立的出走,导致了妻子也不回来。 两人越吵越厉害,杨爱静去旁边房间拿了把刀进屋。
儿子小涛被关在门外,他只听到父亲问姐姐“服不服”,姐姐回答“服”,后来就没 了声响。之后,杨爱静一个人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小涛透过门缝看见,姐姐杨瑞 立已经倒在了地上。
“丽丽死了,你知道不知道?”
当日 11 点多,李美芝曾接到女儿手机打来的电话,接通后却没有一点声音。李 美芝担心女儿出事,拨打了报警电话,并在微信上给女儿留言,让她告诉丈夫“算 卦的说是离不了婚,不要闹了”。
民警赶到现场时,家里大门紧锁,里边没有任何声音。等了半个小时也没联系到 孩子,李美芝和母亲赶往派出所。同时,她接到了丈夫打来的电话。
“小丽丽(杨瑞立小名)死了,你知道不知道?”
下午 2 点 40 左右,李美芝和警察来到杨家。砸开门以后,李美芝看见了躺在地 上的杨瑞立,“侧着身,地上都是血。”后经亲人描述,杨瑞立的遗体除了胸部有 两处刀伤,腹部和胳膊也各有一处刀伤。
案发现场大门紧锁
村里的监控显示,事发当日 11 点 10 分左右,杨爱静带着儿子小涛逃出村子。
家暴、重男轻女、离婚复婚

2003 年,正月初五,杨爱静和李美芝结婚。婚后不久,便发生了第一次家暴。
被打后,李美芝回娘家去了。杨爱静当晚和村里人一块儿去接妻子,待至深夜也 不愿意走。第二天,杨再次上门,李美芝回忆,“刚说几句就拿出刀子,逼我回 去,我妈吓得出门喊‘救命’”。
后经人劝说,加上怀有身孕,李美芝回到了杨爱静身边。但是,“家暴、争吵、 出走”这样的循环,依然在这个家庭不断上演。
亲戚结婚,李美芝向丈夫要钱买衣服烫头发、包子做咸了……这些都能成为李美 芝被打的原因。之后,李美芝再次回娘家,并起诉离婚,杨爱静同意了。
李美芝回忆,离婚的四个月里,杨爱静“像*嘁谎保顺苑梗刻於蓟岬矫 口守着,还会拿着硫酸拦路堵她,拍下视频。
“如果不复婚,就曝光,还要用硫酸泼我。”
软硬兼施,杨爱静也承诺改正,“又下跪又磕头”,李美芝复婚回了家。回家第一 晚,杨爱静喝醉了,“他拿出百草枯让我喝。”
李美芝将她与杨爱静婚姻的存续归因于女儿和儿子的先后降生。但自儿时,杨瑞 立便被卷入了家庭矛盾的漩涡。
在多位老师眼中,杨瑞立一直是个品学兼优的孩子,但性格并不特别开朗。
李美芝回忆,女儿年纪较小时,每次丈夫打自己,杨瑞立害怕地拉着喊“爸爸, 别打了”,后来女儿大了,会站出来保护自己。
逐渐,杨瑞立也成了家暴的对象。在李美芝看来,杨爱静“重男轻女”,家人一块 儿出去,他总是给小儿子买东西,却不愿女儿继续念书,催着她出去打工。
2019 年,杨家父女的关系越来越紧张,从屋里吵到屋外。最后几个月,邻居至 少见证了两次较大的争吵,4 月 26 日那次还报了警。自此,杨瑞立周末不愿回 家,李美芝说,女儿被打得害怕了。
女儿曾向各方求助

2019 年春节后,班主任老师也发现了杨瑞立的异常。得知她与父亲的矛盾,班 主任曾提醒杨瑞立,让她“学聪明点儿”,*时多做点家务,不要和爸爸正面冲突, “真发生矛盾了,你不吭声,可以躲避下”。
杨瑞立主动找给她上过《道德与法治》课的张老师,张老师给她进行心理疏导后, 杨瑞立的精神状态似乎有所恢复,“慢慢地孩子有了笑模样,并且感觉(自己中 考)绝对没问题”。
在 2019 年*肽辏罴业拿芙*爆发的顶点时,曾有多个部门介入调解。
4 月 18 日,杨瑞立给学校和相关部门写下一封《求助信》。信中她表示:因为 我父亲重男轻女和家暴的影响,已严重危害到了我的人身安全和学*生活,造成 我的严重不适。
李美芝当时也向老师们讲述自家情况,张老师坦言,学校没办法帮其彻底解决家 庭矛盾,但希望她能勇敢起来。
张老师说,在学校的职责范围内,为了杨瑞立的安全,他们制定了详实的、仔细 的流程,老师们协调杨瑞立在校住宿,安排了她喜欢的室友。有一段时间,杨爱 静总会在学校门口徘徊,值班老师都会重点盯守,避免发生可能的意外。”
后经街道办事处申请司法调解后,杨爱静表态说,会供孩子上完高中。
司法调解之后的 4 月底,杨瑞立回家过周末,父女二人再次发生争吵,并被录了 下来。视频里,女儿比较激动,父亲杨爱静显得很*静,语气也很无奈。之后, 杨爱静将视频发到女儿班级群中。
这段吵架视频,在命案发生后广为流传,并一度被解释为“爸爸在愤怒中,将极 度叛逆的女儿杀了”。
李美芝说,那段视频只是一个片段,后来,丈夫打碎桌子,摔碎了女儿的手机, 动手打了她。杨瑞立从那晚开始住到了姥姥家。
死后还落个“极度叛逆”的污名
“女孩不是一个简单人”、“哪有父亲会杀孩子的”,在杨爱静曾住过的病房,患者 间也传着这种说法。

对于视频给孩子带来的负面评价,李美芝很生气。
“他对着孩子拍,自己只拣着好听的说,不发火,事实并不是视频里那个样子, 太会伪装了。”
张老师同样无法接受人们对视频的评价。
“当一个非常优秀的孩子见到自己是这种家庭,她绝望不绝望?当各方都退场了, 再没有救助了,在绝望的情况下,爸爸要扼杀自己的前途,那是叛逆吗?为什么 不把它当成是对自己命运的一种挣扎?”
如今,李美芝和儿子一直住娘家居住,一个多月没*嗟乃挥腥魏问杖耄 至为寄存女儿遗体的费用发愁。
6 月 7 日遇害时,杨瑞立还有 3 天就将参加中考。她已经为即将到来的假期做好 了打算,她一直想要去办张健身卡,母亲帮她找到了一份在商店卖货的兼职,正 好可以攒下钱。
记者从当地公安部门了解到:杨某静对其杀害其女儿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案件 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来源:瓜尔佳
不吐不快的话:16 岁女孩长期被家暴后被父 亲杀死并抹黑的思考
木子闲侃 06-2623:34
*日,北京青年报的一篇报道《16 岁女孩中考前被父亲杀害:长期遭家暴 死后 还被污名化》引爆了大家的愤怒。
全篇报道讲述了一个可怜的高三孩子杨瑞立和她的母亲长期遭受父亲杨爱静的 家暴的经过以及其家庭这些年的演变。最终,可怜的女孩杨瑞立在 6 月 7 日, 中考前两天,被其父亲残忍地杀害了。

笔者看完整篇文章以后,心情十分复杂,震惊、愤怒夹杂着惋惜。震惊在于世界 上竟然有如此禽兽不如的父亲;愤怒在于,杨爱静多年利用威胁恐吓和家暴的方 式对待妻女,手段十分残忍,丝毫没有一个父亲和丈夫的样子;惋惜在于,被害 人杨瑞立是一个学*成绩优秀并且十分懂事的孩子,可是却就这么离开了这个世 界。
这一场家暴以谁也没有想到的方式终结,这样的代价太过沉重,沉重到我们都不 愿意接受,可是它就是发生了。回过头想想,整件事情为什么会发展到这个样子? 原因很多,我们也有很多机会可以挽救,可是我们都错过了,所以酿成了这样一 个悲剧。
首先,重男轻女的观念是酿成悲剧的罪魁祸首
杨爱静重男轻女思想严重,对女儿百般刁难,对儿子却百依百顺买这买那,从来 也不见打骂。杨爱静说得最多的话就是“女孩子花这么多钱有什么用,花这么多 钱以后弟弟怎么买房娶媳妇”。
其实现实生活中重男轻女的人不在少数,但是真的很难想象有人能到杨爱静这样 一个极端。杨瑞立在生活中十分懂事,不断地劝解父亲说“爸爸,你别有这样的 想法嘛,我现在读书读好了,以后可以帮你嘛”。
一个常年被家暴的小女还能够说出这样的话,这个女孩是有多么懂事才能做到? 可是在父亲重男轻女的思想下,再懂事也没用,只因为你是女孩,这是多么可悲。 而结合整件事情,杨瑞立这句话又戳中多少泪点。
其次,父亲暴利和极度自我的脾性绝对是悲剧的主因。
对于杨爱静,村民们有一句评价“他这个人*时挺好,但是一旦涉及到他自己的 事,容不得别人说半个不字”。由此可见,杨爱静的性格是有多么自我。
而且杨爱静脾气也力度暴戾,对于家人甚至邻居,动辄以威胁的方式处理关系。 其妻子与他离婚之后,闯进岳父母家,并威胁要杀人,时不时地在妻子娘家周围 巡游;其女儿住到别人家去以后,多次威胁女儿并在女儿学校外围踩点出没;乡 亲收留女儿,他就威胁乡亲以后她儿子结婚去婚礼上闹,不让人好过。
很难想象一个人能够极端到如此地步在杨爱静的眼里似乎没有法律,只有凶狠, 有什么事,只要够狠,没有什么不可以。妻子复婚了,乡亲不敢收留女儿了,都

是其用凶狠取得的胜利。唯一不好使的就是面对女儿,杨瑞立面对其父的威胁, 并没有退缩,可是最后却酿成了这个悲剧。
第三,其妻子与乡亲的忍让滋长了杨爱静的嚣张气焰
面对杨爱静的嚣张跋扈,妻子选择了忍让,乡亲选择了退缩,而不是选择抗争, 一定程度上滋长了杨爱静的嚣张气焰。
当然了,面对穷凶极恶之徒,正常人都会选择自保,毕竟退一步海阔天空。可是 面对杨爱静这样的人,很明显退缩是没有用的,你越退他越是步步紧逼,因为你 好欺负。用一切可用的办法与之抗争才是正确的方式。
杨爱静这样的人,因为从小被家里人惯坏了,因此窝里横严重。据悉小时候就敢 和父亲对打。但是同时,这样的人也是纸老虎,只要你强硬地面对他,基本上他 就不敢拿你怎么样了。只是很可惜,周边的人都不敢抗争,只能让他越来越嚣张, 最终酿成悲剧。
最后也是最为关键的一点,面对家庭暴力,社会与法律存在缺失
在整个事件中,杨瑞立不止一次地对外求助。她求助过老师,求助过妇联甚至求 助过政府法律机构。这些人和机构也都给予了杨瑞立一定的帮助,但是同时又都 提到一点“在法律上我只能做到这么多了,没有办法”。
是啊,法律只能做到这么多了,我们没有办法苛责这些人,这些人在力所能及的 方面已经给杨瑞立提供了帮助,也不能越过自己的权限,还能要求他们做更多 么?
我们看到的是,目前的法律,对于家暴的管制并不多,甚至如果家暴没有构成严 重的伤害,施暴者都不用受到惩罚。通常只有受害者被实质性伤害了,法律才能 给予惩罚,否则只能教育。可是伤害之后的惩罚能弥补受害者收到的伤害?明明 我们能够提早进行预防的东西,为什么非要等到悲剧之后才能惩罚呢?为什么不 能主动预防呢?不得不说,对于处理家暴问题的法律法规,还有很多的完善空间。
事件中杨爱静最让人生气的是,即便是他将女儿杀死,但是他居然捏造女儿极度 叛逆的事实,将自己伪装成一个在极度愤怒之下不小心杀害了女儿的可怜父亲, 抹黑女儿的声誉。

其如此行径不外乎两点原因,其一其本身就是一个极度自私的人,在他的心里永 远不会觉得自己错了,女儿的行为确实极度叛逆;其二,通过抹黑女儿把自己营 造成一个因为愤怒而错杀女儿并且内心极度痛苦的可怜父亲,为自己取得减刑。
到底孰对孰错,谁是那个穷凶极恶的人,相信大家心里都明白,公道自在人心, 我们坚决不能让杨爱静的可耻行为得逞,一定要为可怜的杨瑞立讨一个公道,让 杨爱静这样的人渣受到惩罚。
可怜的小瑞丽以一个人们都想不到的方式得到了解脱,愿天堂没有家暴,如果有 下辈子,希望她能生在一个美好的家庭,弥补这辈子缺少的关爱。
杨爱静的所作所为人神共愤,简直不配为人,也希望法律能够给杨瑞立一个交代, 给所有人一个交代。
愿世界多一点善良。每个家庭都能和睦。
16 岁女孩中考三天前被父亲杀害,村民说其 父是老实人在极怒中杀人
伊成雪 06-2708:00
最*被好多被好多新闻刺激到了,泰国孕妇坠崖、大连男子暴打女孩、贵州孤儿 院,女孩中考前被杀,还有某些屌丝们在网线后面对受害者发出的污名化。
貌似这个世界都是负能量,都是体力上的强者在无节制的欺负这弱者,而弱者, 在被打被杀的后续中,都逃不过被污名化。
这是一个悲伤的事情,发生在农村,看家庭背景,是底层劳动人民。
一名花季少女在中考前三天,被自己的亲生父亲亲手砍死了,而这么所谓的父亲, 被村民成为老实人,但是却又不愿意跟其多接触。
有的时候,你根本就无法理解,所谓的老实人到底是什么东西,是人还是个畜生? 村民,最喜欢说某个人杀人之后,称杀人凶手*时是个老实人了。

6 月 7 日,山东省阳信县,初三女孩杨瑞立在家中被父亲杀害。据媒体报道,她 和母亲被父亲家暴长达 16 年,曾经向其学校、公安机会、村委会求助,但是都 无法解决根本的问题,老师称,杨瑞立品学兼优,很少和同学有冲突。村民却称, 杨的父亲挺老实,但稍微对不住他就不行,不愿意和他多接触。
媒体报道中说:
杀了亲生女儿的杨某重男妻女;
曾经逼女儿去打工赚钱给弟弟结婚娶妻生子买房买车;
打女儿的时候曾经逼女儿吃下老鼠药,就因为养女儿没有用;
杨某甚至在打女儿的过程中还一边录制事情败坏女儿的名声。
这就是村民眼中所谓的老实人,一个打老婆、杀女儿的老实畜生?直到杨瑞立被 其父亲杀害,依然还有人认为是杨某在极度愤怒中将叛逆的女儿杀死了。
老实人真的太可怕了,村民更可怕。
而被害女孩杨瑞立的母亲在干什么呢?曾经离婚了,为了孩子然后又复婚了,为 了躲避家暴,母子女三人一起离家出走,但是就是没勇气离婚。
她曾说:算命的说她离不了婚;
她曾说:大哥大嫂对她好,看他们面子,才不离婚。
算命、面子,一个典型封建妇女的面孔,认命、爱面子看得比命还重要,而且还 懦弱不敢反抗。
是的,杨瑞立的母亲真的太懦弱了,她的一味忍让带给她的不是幸福,只有拳打 脚踢,最后,她聪明伶俐的 16 岁女儿为她的懦弱买单,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她一定会后悔的,但是她还是一定不敢反抗,她就算被农村的那一套吃人理论伤 害的体无完肤,她也要坚持下去她的懦弱,她是一个善良但是却毫无担当的母亲。
她期望着救世主像天神一样降落在她身边,将她救出家暴的泥潭,当救世主想将 她拉出泥潭的时候,她却把自己的手给缩回去了,天神没办法呀,天神要救人只 要拉着她的手就能飞出泥潭,但是手却不愿意伸出来,又怎么拉的出来呢?

当杨瑞立曾经忍不住向母亲控诉:你太愚蠢了,太无能了,你保护不了我。
可是杨瑞立她还太小了,她选择的是忍让,她觉得,只要熬过这段时间,她就可 以离开原生家庭了,毕竟,她也 16 岁了,还差两年就 18 成年了,也可以去外 地读书了。
这成为她为了活下去选择忍让的希望。
可是这个希望,还是被残暴的父亲、懦弱的母亲、法律的和稀泥给葬送了,她明 明是那么的热爱这个世界,多么的希望离开那个残暴的家庭。
长达 16 年的家暴,逼其喝农药、单单就这一项,就可以剥夺其父亲的监护权, 杨瑞立曾经向学校、公安机会求助,但是得到的只是对着人渣父亲的警告,这些 事实,无疑深深的刺激着每个人的神经,反家暴法已经出台了,也不是没有被剥 夺监护人的权利,但是在某些地方,某些人的和稀泥,无意间不知道害了多少个 家庭。
而某些女人的懦弱,已经无药可救,也不知道害了多少无辜的孩子,杨瑞立是被 她父亲杀死的,同时也是被她母亲间接给害死的,还有那些村民、所谓的亲戚、 机构,虽然残忍,但是真相就是如此。
16 岁女孩中考前被父亲杀害:“我只想偷着长 大。”
摆渡人 06-2521:45
-1-
6 月 7 日,是滨州女孩丽丽距离中考还有 3 天的日子;
也是她为了躲避父亲杨某的家暴,连同母亲、弟弟,一起离家出走的第 42 天。
因为听说杨某外出打工,她和弟弟鼓起勇气,溜回家拿课本。
这个他们从小生活的地方,此刻因为没有父亲的阴影,而显得有一丝温馨。
姐弟俩忍不住打开电视,吃了一会儿零食。

但谁也没想到,杨某突然回来了。 丽丽赶紧帮弟弟找课本,试图尽快离开,却被杨某拦住了去路。 他勒令女儿:“把你妈给我叫回来!” 丽丽不肯出卖母亲,说:“你们大人的事我管不了,你叫我妈回来,还是打她。” 这句话彻底激怒了杨某。 弟弟看到,杨某拿了一把刀,闯进屋子,把他关在门外。 屋里传来殴打的声音,以及大声的质问:“服不服?” 姐姐回答:“服!” 这是学校班主任教她的:关键时刻,不要和父亲硬碰硬,一定要“学聪明点儿”, 一切以保命要紧。 但事实证明,丽丽的服软,根本没有用。 过了没多久,杨某一个人走了出来。隔着门缝,弟弟看到姐姐已经倒在了地上。 她再也没有起来。 -2杨某的家暴,在当地是出了名的。 差不多从出生那天起,丽丽就面对暴戾的父亲。 一开始,父亲打母亲。 她挡在母亲前面哭求:“爸爸,别打了。” 再后来,父亲连她一块儿打,还经常拿出老鼠药,威胁她吃下去:“养活一个女 孩,究竟有什么用?” “如果供女儿读书,以后怎么给儿子娶媳妇、买房、买车?”

丽丽跟父亲讲道理:“我比弟弟大那么多,等我长大了,可以帮弟弟。” 想到这些,这个心怀梦想的女孩,忍不住提起自己的职业规划,说的头头是道。 父亲回答她的,却是两个响亮的耳光:“一个女孩子,不用在外面花那闲钱!” 尽管女儿成绩优异,排到全校前十几名,是公认的好学生,但在杨某看来,女儿 的性别,本身就是原罪。 女孩养了白养,念书白念,不如早点去打工赚钱。 既然女儿不能让他如愿,他就偏不让女儿如愿。 杨某在殴打丽丽的过程中,曾特意录制了一段小视频,视频里,丽丽绝望地呼喊, 杨某却看起来慈眉善目。 他用这段视频,对外败坏丽丽的名声,说她是个“极度叛逆”的孩子。 直到丽丽被亲生父亲杀害,依然有人相信谣言:“这是一位父亲在愤怒中,将极 度叛逆的女儿杀了。”
-3丽丽不是没有想过,要怎样逃脱苦海。 她想的第一个办法,是劝母亲离婚。 然而母亲胆小怕事,受不了杨某的暴力威胁,总是找出各种理由,回归那个不幸 的家庭。 她的理由,有时是:“大哥大嫂对我挺好的,看他们的面子,我才回去。” 有时甚至是:“算命先生说我离不了婚。” 母亲的懦弱,助长了杨某的残暴,他更是把怒火迁移到女儿身上:“她撺掇我们 离婚。” 丽丽也想过求助。 她用清秀的字体,写过一封求助信。

信中说:“因为我父亲重男轻女和家暴的影响,已严重危害到了我的人身安全和 学*生活,造成我的严重不适。” 学校的老师们看到后,帮丽丽办理了住校手续,并派值班老师定点守护,防止意 外。 杨某却闯进学校,扬言要跳楼自杀。 丽丽的母亲不愿让杨某继续闹下去,又把女儿接回家。 那天,丽丽忍不住控诉母亲:“你太愚蠢,太无能了!保护不了我!” 丽丽最后的退路,是忍耐。 马上就要中考了,只要熬过这段时间,她就可以走出原生家庭,离父亲越离越远。 这成了她活下去的希望。 她要忍耐,她要偷着长大。 丽丽的老师告诉记者:“丽丽对中考很有信心。” 丽丽的母亲告诉记者:“丽丽打算暑假去打工,还要攒钱办健身卡。” 她为什么要办健身卡,为什么要把身体炼得强壮起来? 这是少女的心事,她再也没有机会向别人诉说。 -4看完丽丽的一生,我已经没有心情,去斥责她父亲的残暴,也没有心情,去埋怨 她母亲的懦弱。 我只痛惜,她不是我的孩子,不是我的妹妹,不是我的亲人。 我只痛惜,没有早点得知这个女孩的遭遇,没有呼吁更多人给她足够的救助。 她勇敢,正直,善良,机警,原本配得上最美好的生活。 可是,她出生在一个错误的家庭。

她想过逃离,想过求助,想过忍耐,做了一切她能做的事,却无法改变悲剧的下 场。
无论是残暴的父亲,还是懦弱的母亲,都没有给她应有的爱和安全感。
我真的想不明白,既然他们不爱她,为什么还要把她生下来受苦?
既然她在这个家里是多余的,为什么不早早放她一条生路?
为什么在折磨了她 16 年后,不肯再给她几天的时间,让她逃出生天,偷偷长大?
为什么要让家暴的悲剧,多一个最无辜的受害者?
而和这一切相比,“家暴”这个词,更是显得荒谬。
如果陌生人之间的暴力,叫做暴力,那么来自亲人的拳头,难道不更应该被唾弃 吗?
杨某没有尽过一个父亲的责任,那么他就不配以父亲的身份得到宽恕。
杨某手中的刀子,没有因为他是一个父亲而变得仁慈,那么,她就没有资格以父 亲的身份为自己说情。
最后,我呼吁,废掉“家暴”这样的说辞,或者对“家暴”从重处理。
因为家庭,本该是孩子最温暖的港湾,而不应该是对任何暴力从轻发落的借口!
女孩中考前被杀害:女孩的绝望是竭尽所能却 始终无法保护自己
谷评时事 06-2609:59
6 月 7 日,初三女孩杨瑞立在家中遇害,杀人嫌犯是她 41 岁的父亲杨爱静。杨 瑞立死后,在坊间的传闻中,她被描述成一个“极度叛逆”的女孩,而她的父亲则 是在“极度愤怒”下行凶。
然而女孩真的是“极度叛逆”吗?

不,她只是到了有独立意识的反抗年龄。
她只是不再那么“逆来顺受”了,所以成了一些人眼中的“极度叛逆”。
从报道内容来看,女孩的父亲杨爱静有严重的暴力倾向,且重男轻女思想严重, 在家里属于一言堂,说一不二,生杀予夺,对妻女拳脚相加。“我是为你好”“听我 的没错”“你敢不听我的?你敢有跟我不一样的想法?”
如此一来,妻女只能在大家长的淫威下瑟瑟发抖,如果不跟大家长统一思想,等 待他们的,只有家庭暴力的铁拳。
可以想象,女孩过得是什么样的生活。
小时候,感受不到父亲的爱,只有日常的打骂与家暴。即使是妈妈也不能保护自 己,因为妈妈也时常被家暴
长大了,可以保护妈妈了,但却换来了更严重的家暴。 本应该好好读书的年纪, 却反复被灌输“念书没用”的观念。放假了,他不顾女儿“学*紧张”的解释,催着 她出去打工。而弟弟,却享受到全部的父爱与优待。
这就是女孩的父亲,这就是女孩的短暂一生的写照
女孩子的死是个悲剧,因为她到了有独立意识的反抗年龄
但是她的力量还是太弱小,还是保护不力自己
她曾经向学校和相关部门写了一封《求助信》:“因为我父亲重男轻女和家暴的 影响,已严重危害到了我的人身安全和学*生活,造成我的严重不适。”
司法调解依然无效,6 月 7 日女孩遇害,当时还有三天就将参加中考。
让我们简单来梳理一下整个过程,你会感觉到恐怖
这个女孩早就意识到了自己的生命安全受到了严重威胁,因此她采取了自己能采 取的一切办法,求助了自己能求助的一切力量来保护自己。
而且按理说她采取的每一个办法都是对的,求助的每一个人也都是对的,但最后 还是无能无力,不幸被杀害,让人深深感到一种面对命运的无力感。

女孩的父亲杨爱静重男轻女,并且有严重的暴力倾向,经常打骂女孩和女孩的母 亲。在女孩即将中考的时候,因为杨爱静不想让女孩继续读书,想让她早点外出 打工,父女俩的矛盾激化,杨爱静对女孩的暴力行为也进一步升级。
面对这种暴力威胁,女孩第一个想到的能保护自己的人是母亲,所以她一直在劝 母亲和杨爱静离婚,带着她离开自己的父亲。可女孩母亲比较懦弱,再加上害怕 父亲杨爱静的威胁,所以一直犹豫不决。女孩因此对母亲十分失望:”你太愚蠢、 无能了,保护不了我!”
母亲保护不了自己,女孩接下来选择求助自己的伯母刘梅。刘梅是女孩亲戚中对 女孩母女俩比较好的,而且刘梅也很看不惯杨爱静对母女俩的暴力行为。
所以刘梅带着自己的儿子还有女孩母女俩,到杨爱静那里打算协商说理,但是杨 爱静完全无法沟通,双方发生了争执,刘梅的儿子和杨爱静险些动起手来,杨爱 静还拿出水果刀打算捅刘梅儿子,幸亏旁边的人把两人拉开了。
双方不欢而散。刘梅本来打算让女孩住在自己这里,或者说是出钱让女孩在学校 住宿,但是杨爱静威胁刘梅,如果她这样做,那就去刘梅儿子的婚礼现场闹,让 刘梅一家不好过,面对杨爱静的威胁,刘梅只好选择不过问杨家的事。
伯母这里得不到帮助,女孩又选择了求助学校。但是学校给她提供的只是心理疏 导和安慰,还有在学校的职责范围内,安排值班老师重点盯守,避免发生可能的 意外。至于女孩回家后的安全,学校还是无法保证。
女孩和她母亲在遭到杨爱静暴力威胁的过程中,曾经不止一次的报警寻求警察帮 助,但是在这个事件中警察是不作为的。
在一次杨爱静对女孩的暴力行为后,女孩母亲报了警,但是警察到了之后,也只 是调解下,找杨爱静谈了话,没有采取进一步措施,警察觉得:“她们是夫妻两 个闹矛盾,没打出伤来,也没办法逮他”。
后来女孩住到姥姥家,有一次杨爱静打碎窗户,闯入岳母家。女孩母亲再次报警, 警察到了后,不仅没有逮捕杨爱静,还对女孩母亲说出“你要注意安全”这种无厘 头的话。
竭尽所能却无法保护自己,这才是这个事件最让人绝望的地方。
爸爸人渣,妈妈软弱无能,亲戚爱莫能助,相关部门无能为力

女孩子生前还对她妈说:“你保护不了我”
所以,请给女孩以公道,请给杀人犯(施暴者)以严惩!
女孩中考前被杀害,这是道德的沦丧吗
2019-06-27 09:49 新浪网
6 月 7 日,山东女孩杨瑞立被其生父杨爱静杀害。本应是孩子安心备考、家 长悉心照料的时候,却遭此厄运,令人胆寒。究竟是“渣”到了怎样的程度,才会 狠心对亲生女儿痛下杀手?
这起悲剧也让人生出疑问,在受家暴和受害的整个过程中,为什么没有看到 “人身保护令”的身影,这道意在防止被家暴伤害的防火墙似乎并没有辐射到山东 阳信县翟家村。
从媒体的报道中,不难勾勒出一个农村“家暴男”的典型形象。这个家庭自结 合起,就充斥着争吵和暴力。婚后不久,杨爱静就当众用扫帚打妻子。妻子有意 离婚,杨爱静可谓“软硬兼施”,一面下跪磕头,一面持刀恐吓;天天堵在岳父家门 口,还扬言要泼硫酸……妻子回家后,暴力如常。由于重男轻女的心态,毒手也 逐渐从妻子伸向了女儿。甚至是在杀害女儿之后,还向其泼污水,说她“极端叛 逆”。
遇上这样一个父亲,是十足的不幸。但面对不幸,杨瑞立其实并没有一味隐 忍,她时常护着母亲,也竭尽所能地寻求帮助。在一封杨瑞立亲笔写的求助信上, 她明确表明,“因为我父亲重男轻女和家暴的影响,已严重危害到了我的人身安 全和学*生活,造成我的严重不适”“请社会力量和政府力量救救我和我的妈妈”。
但遗憾的是,亲属、老师、学校、街道……即使各方都参与了调解,还是收 效甚微。毕竟面对一个动不动就堵门、闹事的人,各方也都“力不从心”。
而社会力量之外,执法和司法机关也曾介入。但公安机关因为“没有伤,不 足以逮捕”,放走了杨爱静;而司法机关也只是停留在调解阶段,最终还是只留下 母女二人与这个野蛮人周旋。
我们曾一再重申,家暴并非家务事,是严肃且态度鲜明的法律问题。但到了 现实层面,尤其是到了乡村,反家暴的意识在减弱,父权、夫权的势力在增强。 受其影响,部分社会和司法层面的干预也往往循着这种古老的理念,去一味缓和

家庭矛盾,而非根本上解决问题。以至于“人身保护令”对于广大农村的家暴受害 者而言,甚至闻所未闻。
在 2016 年施行的《反家庭暴力法》中,明确规定遭遇家暴的当事人,有权 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通过以人民法院为主,公安机关为辅实施的民事强制措 施,保护其人身安全。
但据统计,截至 2018 年 2 月,全国人身安全保护有效案件不超过 700 件,河北、 山西、辽宁、吉林、河南、云南、青海、西藏及宁夏这九个省份,案件数量均低 于 10 件。而据全国妇联统计数据,中国有 30%的已婚妇女曾遭受家暴,*均每 7.4 秒就有一位女性受到丈夫殴打。
“供需”之间的巨大落差提示我们,反家暴法的下沉和真正发挥威力,依然任 重道远。暴力之所谓以令人恐惧,就在于其剥夺了人最基本的人身权利,而保卫 人身权利就是保护自己的生命。
即将中考的杨瑞立被父亲杀害,这样的悲剧让人遗憾。一些在网络上失语的 农村,还有多少女孩像杨瑞立一样遭受着重男轻女的白眼和动辄拳脚相向的暴力, 我们不得而知。唯有寄希望于法律能够下沉到每一个偏僻的角落,各方反家暴的 神经更敏锐些,人身保护令申请门槛能再低些,让受到家暴折磨的受害者无论身 在何处,都可以拿起法律的护身符来保护自己——毕竟,不被暴打,是再基本不 过的诉求。
女孩中考前被家暴父亲杀害。媒体追问,“人 身保护令”何在?
广西梧州妇联 06-2720:22
一个花季的女孩,就这么过早地凋谢了!她才只有 16 岁。
2019 年 6 月 24 日,北青网报道了一个令人揪心的消息:“山东 16 岁女孩中考前 被父亲杀害:长期遭遇家暴,被催着早点打工挣钱”!看到这个消息,我的心情 是很沉重的。一个父亲竟然可以这么狠心,对自己的女儿下如此毒手。
这是 6 月 7 日一个看上去很*常的日子,然而对于只有 16 岁的初三女孩杨瑞立, 却是告别这个世界的日子:她在自己的家中被她 41 岁的父亲杨爱静杀害了。

6 月 7 日,山东省滨州市阳信县公安局接群众报警称,翟家村杨爱静将其 16 岁 女儿杨瑞立杀死于家中,警方在庆云县前段村附*将杨某静抓获。经讯问,杨爱 静对其杀害其女儿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杨瑞立死后,在坊间的传闻中,她被描述成一个“极度叛逆”的女孩,而她的父亲 则是在“极度愤怒”下行凶。
这是杨瑞立身边人所不能接受的说法,她的母亲李美芝(化名)说,在遇害之前, 这个 16 岁的女孩因为遭遇父亲的家暴,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回过家了。一位曾介 入调解的学校老师则说,从情商智商到对社会的认知上,这对父女有着太大的差 距。
在多位老师眼中,杨瑞立一直是个品学兼优的孩子,“很尊重纪律,刻苦学*”, 村里一位和杨瑞立相熟的同学则说,她很少和同学有冲突,但性格并不特别开朗。
在李美芝看来,杨爱静“重男轻女”,家人一块儿出去,他总是给小儿子买东西, 各种宠着;“我女儿一米六八的个子,学*也挺好”,但丈夫是“老思想”,不愿女儿 继续念书。最*一两年,每次杨瑞立回家,杨爱静都会看求职类节目,说“念书 没用”。放假了,他不顾女儿“学*紧张”的解释,催着她出去打工。
杨爱静在外做建筑保温,一天收入几百元,妻子每月也有 3 千元工资,但他感觉 压力大,经常念叨,“女儿念书没用、白养”,如果供了女儿读书,以后怎么给儿 子娶媳妇、买房、买车。李美芝记得,女儿曾对杨爱静说:“爸爸,你别这个老思 想,我比弟弟大那么多,我念好书了,还可以帮你嘛”。
杨瑞立曾在一封给学校和相关部门的《求助信》中写道:2015 年大年三十,无意 聊起自己今后的职业,我本是满怀憧憬,爸爸却说,“一个女孩子不用在外面花 那闲钱”,带着这份不甘心呛了他几句,他直接给了我两个耳光。
2019 年,杨家父女的关系越来越紧张,从屋里吵到屋外。最后几个月,邻居至 少见证了两次较大的争吵,4 月 26 日那次还报了警。自此,杨瑞立周末不愿回 家,李美芝说,女儿被打得害怕了,曾对自己说:“我怕回家,不回家又不行”。
6 月 7 日遇害时,杨瑞立还有 3 天就将参加中考了。她已经为即将到来的假期做 好了打算:她一直想要去办张健身卡,母亲帮她找到了一份在商店卖货的兼职, 正好可以攒下钱。
一段家暴史,以一场命案作为终结。

女孩中考前被家暴父亲杀害,“人身保护令”何在?
针对山东滨州阳信县这起“女孩中考前被家暴父亲杀害”命案,新京报评论《女孩 中考前被家暴父亲杀害,“人身保护令”何在?》一文称,在现实层面,尤其是到 了乡村,反家暴的意识在减弱,父权、夫权的势力在增强。受其影响,部分社会 和司法层面的干预也往往循着这种古老的理念,去一味缓和家庭矛盾,而非根本 上解决问题。以至于“人身保护令”对于广大农村的家暴受害者而言,甚至闻所未 闻。
从媒体的报道中,不难勾勒出一个农村“家暴男”的典型形象。这个家庭自结合起, 就充斥着争吵和暴力。婚后不久,杨爱静就当众用扫帚打妻子。妻子有意离婚, 杨爱静可谓“软硬兼施”,一面下跪磕头,一面持刀恐吓;天天堵在岳父家门口, 还扬言要泼硫酸……妻子回家后,暴力如常。由于重男轻女的心态,毒手也逐渐 从妻子伸向了女儿。甚至是在杀害女儿之后,还向其泼污水,说她“极端叛逆”。
遇上这样一个父亲,是十足的不幸。但面对不幸,杨瑞立其实并没有一味隐忍, 她时常护着母亲,也竭尽所能地寻求帮助。在一封杨瑞立亲笔写的求助信上,她 明确表明,“因为我父亲重男轻女和家暴的影响,已严重危害到了我的人身安全 和学*生活,造成我的严重不适”“请社会力量和政府力量救救我和我的妈妈”。但 遗憾的是,亲属、老师、学校、街道……即使各方都参与了调解,还是收效甚微。 毕竟面对一个动不动就堵门、闹事的人,各方也都“力不从心”。而社会力量之外, 执法和司法机关也曾介入。但公安机关因为“没有伤,不足以逮捕”,放走了杨爱 静;而司法机关也只是停留在调解阶段,最终还是只留下母女二人与这个野蛮人 周旋。我们曾一再重申,家暴并非家务事,是严肃且态度鲜明的法律问题。在 2016 年施行的《反家庭暴力法》中,明确规定遭遇家暴的当事人,有权申请“人 身安全保护令”,通过以人民法院为主,公安机关为辅实施的民事强制措施,保 护其人身安全。但据统计,截至 2018 年 2 月,全国人身安全保护有效案件不超 过 700 件,河北、山西、辽宁、吉林、河南、云南、青海、西藏及宁夏这九个 省份,案件数量均低于 10 件。而据全国妇联统计数据,中国有 30%的已婚妇女 曾遭受家暴,*均每 7.4 秒就有一位女性受到丈夫殴打。“供需”之间的巨大落差 提示我们,反家暴法的下沉和真正发挥威力,依然任重道远。暴力之所谓以令人 恐惧,就在于其剥夺了人最基本的人身权利,而保卫人身权利就是保护自己的生 命。即将中考的杨瑞立被父亲杀害,这样的悲剧让人遗憾。一些在网络上失语的 农村,还有多少女孩像杨瑞立一样遭受着重男轻女的白眼和动辄拳脚相向的暴力, 我们不得而知。唯有寄希望于法律能够下沉到每一个偏僻的角落,各方反家暴的 神经更敏锐些,人身保护令申请门槛能再低些,让受到家暴折磨的受害者无论身 在何处,都可以拿起法律的护身符来保护自己——毕竟,不被暴打,是再基本不 过的诉求。

滨州阳信一女孩被父亲杀害后 全县展开家庭 矛盾摸排梳理
2019-06-27 09:31 齐鲁晚报
大众网·海报新闻阳信 6 月 27 日迅(记者 孙秀利)端午假期期间,阳信县 发生一起 16 岁女孩被父亲杀害案件,引发社会舆论关注。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 了解到,该案发生后,该县公安机关组织对*年来接报的家庭矛盾警情进行全面 摸排梳理。
6 月 7 日,阳信县公安局接群众报警,金阳街道办事处翟家村杨某静将其女 儿杨某丽(16 岁)杀死于家中。案件发生后,县公安局迅速出警,经过现场走 访、调查监控、技术侦查等措施,循迹追踪,当日下午 6 时左右在庆云县前段村 附*的麦田内将杨某静抓获。因当时杨某静自称服用“老鼠药”,并开始呕吐,民 警立即将其送医救治,经抢救已无生命危险。经讯问,杨某静对其杀害其女儿的 犯罪事实供认不讳,警方已对杨某静采取强制措施,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
据了解,这个家庭的不幸,是长期家庭矛盾酿成的恶果。杨某丽及其母亲李 某红曾先后多次因家庭矛盾拨打报警电话,110 及当地派出所及时出警,现场了 解情况,并围绕矛盾纠纷展开调解,在确认现场事态*复、矛盾纠纷不再激化后 民警离开现场。
2019 年 4 月 18 日,杨某丽曾在其大伯母的陪同下到辖区街道司法所申请司 法援助。司法所工作人员及村级法律顾问到杨某静家进行调解,说服杨某静支持 其女儿完成学业,同时也劝解鼓励杨某丽。此次司法援助工作对家庭矛盾起到一 定的缓解作用,但各方工作均未能阻止悲剧的发生。案发后,县妇联迅速做出反 应,积极联系案发乡镇和村妇联,及时了解具体情况,协助村两委帮助当事人家 庭处理后事,同时积极向县公安局、县检察院反映有关情况。
*期,国内多地发生因家庭及邻里矛盾引发的恶性案件,对社会稳定以及群 众安全带来巨大威胁。为此,阳信县将矛盾纠纷化解作为重点工作突破,组织公 安机关对*年来接报的家庭内部矛盾警情进行全面摸排梳理,分级预警,做好治 安防范工作,对邻里、家族、派系之间的矛盾纠纷靠上化解,提高家庭内部矛盾 纠纷排查化解的关注度。同时全县将定期组织进行矛盾纠纷分析,研究化解措施, 更重视家庭内部矛盾的排查化解,强化居民小区社会事务管理,建立全县矛盾纠

纷排查化解工作体系,进一步明确主管部门或者属地责任,做好居民矛盾纠纷排 查化解工作。妇联组织加强对村级妇联主席的培训,明确执委职责,成立县乡村 三级妇女矛盾调解中心,配合有关部门构建信息共享*台,协调督促最大限度地 维护女当事人合法权益。教育部门将进一步强化家校联系,通过家庭教育培训、 家长学校等方式提高家庭教育水*,坚持家访制度,开设心理健康课程,为学生 身心全面健康成长营造良好环境。信访部门将超前排查调处信访不稳定因素,不 断健全和完善矛盾纠纷排查化解机制,充分发挥村干部的作用,确保矛盾和问题 早发现、早介入、早化解,变“被动应付”为“主动作为“




友情链接: